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专访点评 - 专访点评
 发表日期:2013年10月16日 编辑:news 有239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冷军:色彩是油画最为本质的东西

  方力钧:生命是一场没有正解的谜局

  城中的高士 专访湖北青年艺术家周颢

  艺术会客厅:冷军谈个展“限制与自由”

  武汉画家闻立圣 把经历融进我的画中这样就够了

  最年轻的“城楼画师” 画伟人为了不忘历史

  书法家佟韦与其章草七种品格 古风意趣临读不懈

  采撷书中精华融入艺术大观 周韶华谈读书感言



 

和现实竞赛—克劳迪奥·斯特尼拉迪(美术史学家,意大利文化部司长)

   中国视觉——当代中国具象写实油画展由中国武汉荣宝斋和北京美丽道国际艺术机构主办、意大利《艺术笔迹》杂志协办,由意大利美术史学家,意大利文化部司长克劳迪奥.斯特尼拉迪(CLAUDIO STEINATI),艺术评论家尼古利拉.皮亚奇(NICOLINA BIANCHI)策划,得到意大利拉其澳州罗马市政府,罗马市省政府,罗马市三级政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意大利大使馆文化处的大力支持。以下为克劳迪奥·斯特尼拉迪(美术史学家,意大利文化部司长)点评文章:

 

    中国当代油画毫无疑问在国际享有很高的地位,世界的每一处都有中国著名艺术家的身影,占据重要的位置。这种现象可以跟中国电影迅速发展的状况相提并论,特别是历险和历史题材的电影,善于吸收具有典型西方特色的电影技术并将它发挥极致,比如像电影的特殊效果,因此不少中国当代电影比美国的更加有吸引力。
    在绘画方面出现了类似的情况。20世纪60至70年代超级写实主义在美国发展成熟,之后在欧洲广泛传开,在包括意大利在内的欧洲国家达到了它的顶峰。超级写实主义对许多中国艺术家影响极其深远,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接触超级写实主义之前接受过“社会主义现实”绘画的训练,在吸收超级写实主义技法之后以高度意识和创造性进行创新,行内人士和一部分的大众能直观地辨认出作品蕴含的东方色彩。这些作品表达和“现实”的关系,逼真的形象和艺术家精湛的绘画能力令人叹为观止,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在此仅以参加本次展览的其中一位艺术家冷军的令人震撼的佳作为例。冷军可以说是中国超级写实主义流派的杰出代表人物,这一流派通过深入研究和思考,追溯至艺术现象的源头,不满足仅仅停留在美国超级写实主义,或者停留在西方19至20世纪之间以临摹著称的艺术作品中,而是追溯到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浪漫主义初期连接东西方文化的思想流派。在2012年出版的《限制和自由——冷军油画作品集》一书中,常磊引用了德国伟大的诗人歌德的诗句:“在限制中才能显示能手,只有规律能给人们自由”。因为通过“规律”能够建立艺术界限和限制,让创造力全面发挥的同时也注意到自由本身不总是也无论如何不是创造力的保证这一事实。一方面这不意味对界限的认知,另一方面如果不在内部建立某种不容质疑的“法规”并坚定不移地遵从它,是不会获得任何结果的,任何模糊和不确定都不能产生艺术。
    毫无疑问这种思想和“前卫”的观念形成激烈的冲突,前卫观念20世纪在西方孕育,之后迎来了一个灿烂的季节。这些中国艺术家的问题不是拒绝西方“前卫”的标准而走捷径,进行写实的艺术创作,而是孕育一种植根于任何现实的思想都能产生艺术的愿望,一方面,艺术家的创作很深入,另一方面创作常常进入一种东西方对话的语境,力求取得描绘现实的特殊的创作方法,即使这种方法几乎完全是靠属于西方传统的油画或者丙烯来获得,看起来有点像从一种语言翻译成另外一种语言。
    参加本次展览的11位艺术家每人都有自己独特之处和明显的个性,但是,毫无疑问,他们共同的主题是伟大的“现实主义”,是对描绘现实的“中国道路”坚定不移的肯定,通过对图像的选择,对艺术无限可能性的选择,尽管这种选择对每个人在表达方式上有许多限制,但事实上作品完全能和我们西方传统的作品媲美。
    在西方,不管是从技法的角度来看,还是从风格本身来看,都并不缺少能够跟参展艺术家真正相提并论的艺术家。然而,我们必须承认他们在我们面前展现的不同艺术面貌和道路,即使跟我们同时代来自来自意大利、法国、西班牙、英国、德国和美国等国家的最伟大的艺术家相比他们也是富有创造精神的。
    郭润文是本次展览中特别值得关注的资历最高和影响力最大的其中一位艺术家。他的作品艺术价值很高,艺术家因此脱颖而出成为中国当今绘画领域最有成就的艺术家之一。参展的作品体现了他渗透于视觉思考的深度,细腻和内省的情感。我们注意到艺术家如何描绘一群美丽的少女。被描绘的少女们很明显正处于她们人生中从童年走向成年的一段重要时期,这段具有魔力的特殊时期使得她们变得腼腆、羞涩、含蓄、有点挑衅和充满迷茫。作品极富有张力同时也带有一丝不安。艺术家似乎用一种尊重和谦逊的目光观察这些姑娘,呈现一幅构图坚实和目光温柔的画面,超越了艺术家精湛的技艺。从郭润文和其他参展艺术家的作品我们可以获得一种印象,就是艺术家已经触摸到精湛的技艺层面,这个层面唯一的目的是让自己沉浸在安静的冥想中,而后达到画面的完美,不旨在把观者的注意力引到画面本身,反而要求观者忽略作品模仿的能力,越过作品呈现的表面的视觉效果,直接进入作品的感情和表达的本质中。
    对于现实世界的“调查”,不是直观反映现实,而是阐释艺术家的内在,这是艺术家反复研究的主题。
    来自上海的艺术家徐芒耀是一个值得注意的个案。他出生于1945年,对法国文化和艺术的造诣很深。艺术家通过绘画表现了细腻和极其敏感的诗歌,他的作品“画中有画”,是受到西方人称作“中国盒子”的方法启发,通过仔细描绘现实的一个方面,从中隐约透出现实的另外一面。
    从《窗边的卡罗》这件重要的作品可以看到,男人的肖像和他背后的一扇窗似乎是作品真正的主体,透过窗户透明的玻璃看到的一处风景像是一副风景画,增加接触的感觉,同时远离日常的沉思。这位细腻的叙述者更好地表达了“现实主义”抒情和诗意的另一面。
    本次展出的很多作品都有一种我们称作是“魔术”的画面。东方的魔术是祖祖辈辈千年积累的智慧结晶,艺术家像魔术师,把我们从日常的童话故事突然带到他想让我们看到的某一处,画面突然来了转变,这点很明显体现在武汉美术学院很活跃的青年艺术家刘昕和擅长风景画的艺术家朱晓果的作品中。王心耀的眼睛有很强的把握力和敏感度,尽管他的作品颇有点法国19世纪风景画的意味,但是确实是受到东方冥想主义和沉浸在崇高的自然界的巨大影响。
    这些作品另外一个特征是艺术家表达出地球上的人类社会一种忧伤和孤独的气质,同样真实的是艺术家的表达方式多样化,但是并没有放弃对这个世界无情的讽刺,还有对梦想和抒情主义空间的激烈和复杂的环境进行描绘。
    这一点在两位才华横溢且年龄不相上下的艺术家身上得到体现——1963年出生于湖北省的忻东旺和1961年出生于武汉的马林。马林于1992年毕业于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对意大利艺术造诣很深。他把西方波普艺术的趣味,把表面上看起来毫无关联的人物和传统元素结合起来,放到一种古怪的、渗透观念和情感的语境中去,表明了一位中国艺术家来到西方国家之后,完全脱离了他之前接受的教育,是如何凭着自己细腻的领会力,在全新的现实世界中生活、去欣赏和抒写它。忻东旺的艺术趣味是西方化的,作品描绘的对象夸张奇特,引人注意,带有社会讽刺的意味。
    “形而上”这一哲学观念在视觉上的运用是在西方从乔治·基里柯开始的,根据时间停顿的原则这些艺术家让它重新焕发出光彩,这是冥想在西方取得的最高成就,在庞茂琨的作品中得到很明显的回应。他的作品中梦想的尺度和对具体的现实世界的凝视传达出意味深长的寓意。
    这些作品还有一个特征就是画面的可辨认性,一种孜孜不倦对逼真和细节的追求,这种细节可能会被遗忘在纷乱的思考之中,这在参展的两位最年轻的艺术家的作品中得到体现:陈子君出生在1978年,罗敏出生在1981年。陈子君的作品似乎是徘徊在人群中的某人捕捉到现实的碎片,快速的运动,一瞬即逝的图像;罗敏很明显是形而上和真实存在的统一,凝固的目光充满震惊和奇异,好像要穿透现实的表象,观察人类深不可测的秘密和显而易见的想法,即现实。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2   武汉荣宝斋艺术资讯网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中山大道958号   电话:027-82833225  13971613339   传真:027-82815583
联系电话:027-82833225 13971613339 E-mail:chinarongbaozhai@qq.com 鄂ICP备06004089号